成长之 我在寻找我

 成长系列     |      2019-07-02 23:20
我是谁
我从哪里来
我将去何方
我在寻找我
在黑暗的荆棘中
在黎明来临之前
我要找到我
因为我要给予我清晨第一滴最清冽的甘露
 
我是谁
茫茫苍穹中的一颗尘埃
还是夜空里最灿烂的烟火
我在追寻我
千寻百转、路途崎岖
我迷路了
在这黑暗里
我丢失了我
 
我仍在寻找我
因为我知道
当我找到了我
那一刻,云雀悦耳的鸣叫将划过黎明寂静的天空
所有的花朵都将开始绽放
那一刻,我拥抱我
 
最终,我找到了我
我要做真的我……
 
人终其一生都是一个寻找自我的过程,我们不断地寻求对一些问题的答案,我是谁?我是怎样的人?我应该履行哪些角色?我该如何度过我的一生?我生命中的热爱和激情所在是什么?人生的意义何在?当我们认真解答这些问题,积极寻找真实的自我时,这些问题的答案会逐渐明朗清晰,我们的生活也会变得充实而有意义。我们也可以不断完善刷新这些问题的答案,在人生的不同阶段勇于尝试新的角色和挑战。

对青少年来说,寻找自我、建构自我更是成长中的关键任务,他们只有较好地完成这个任务,才能更好地应对之后成人期的各种挑战。著名心理学家埃里克森把青少年的这个任务称为获得“同一性”(identity),用一句形象的语言,就是他们需要给自己贴上一个独一无二的LOGO,这个LOGO包含了专属于他们的人格、形象、喜好、价值观、社会角色、性别角色……而且这个LOGO应该是基于理性思考的,是客观的、亲社会的,整合而稳定的。

但是对于青少年来说,给自己贴上LOGO,可不像给商品贴上不干胶商标那么简单。把时间退回到几百年前,在那时的社会,法官的儿子永远是法官、贼的儿子永远是贼、这个LOGO自从人出生时就烙上了,不需费心。再回到现在,这个世界从未像现在这般纷繁复杂而多元,在充满机遇的同时也充满了挑战。我们的青少年,他们已经有了成熟的生理和聪慧的头脑,但他们仍是这人生舞台的菜鸟,面对这个世界海量的信息、无穷尽的选择、多重的要求和压力,他们会感到迷茫。每天,各类媒体铺天盖地地向他们轰炸,劝导他们“人要及时行乐”,而学校和家庭却要求他们“勤奋和自律”;当他们试图选择“努力、自我实现、家庭”等价值观时,却会被同伴们讥讽为“出土文物”;他们选择与人为善的信条,却又会屡屡被这个世界无情地伤害;当他们为了一个目标而付出努力时,很可能会屡战屡败,从而否定自己;而当他们的选择不符合父母期待和世俗的目光时,对青少年来说,坚守自我是要承受极大的压力及付出勇气的。

埃里克森把上述青少年寻找自我过程中的困惑和迷茫称为认同危机(identity crisis),但这是成长中的阵痛,是人走向成熟过程中不可或缺的环节,具有积极的意义。这些青少年怀着真诚和虔诚的心去寻找自我,他们尝试各种选择和角色,在这当中他们会有疑惑、迷茫、历经各种失败和挫折,但他们最终会找到真正的自我,做真正的自己。

如何帮助青少年找到自己,父母有着极为重要的影响。前一阵,上海的“网红”流浪大师沈先生让大家印象深刻。沈先生大学毕业,曾经是公务员,他满腹经纶、博学多才,在书画方面也颇有造诣,可是他竟整整在外拾荒流浪26年。沈先生从小就对人文艺术等非常热爱,但他父亲对他的兴趣爱好极力压制反对,在他的大学专业选择时,又极为武断地选定他所不喜欢的审计学科。也许沈先生在用他的方式反抗、他在坚守自我、证明自我,但他的坚守是如此得决绝和悲情,令人感叹!

也许父母们都多多少少有这样的通病,他们试图把建立在自己人生经验和喜好基础上的自我强加在子女身上,希望孩子少一些成长的阵痛、少走一些弯路,少一些“无用”的尝试和失败。同时父母们还会为了孩子的健康成长,尽可能为孩子剔除环境中的负面因子,给孩子一个真空的安全环境。但这样的做法并不可取,孩子只有亲身去尝试、去体验,才能发现真正的自己,才会明白什么是自己真正需要和热爱的,什么是适合自己的。同时青少年只有了解了世界的真实模样,对人性和世界有了深刻的理解后,才能坚守真正的自我。明白了人性的至善与至恶,他们才越加懂得良知的可贵;看见了人间的光明与黑暗,他们更会去保持一颗珍贵的初心;这世界的拜金的、物欲横流的丑态,更让他们懂得质朴生活的可贵。

西方社会有一个间隔年的传统,青少年在人生的某些阶段,如高中毕业、大学毕业等时期,他们在对今后的人生之路做出决定之前,放下手中的一切,背起简单的行囊,去远方。他们一边打工或做志愿者,一边旅行。他们住着简陋的青年旅社,过着简朴的生活,在旅途中饱览异域的文化和风景、交友、探讨、阅读、思考、寻找自我。通过这样的间隔年旅行,青少年对自己、对世界都会有更深的理解,从而对自己的未来之路做出理性的选择。

所以在青少年追寻自我的过程中,父母应给予的不仅是关爱和支持,还有放手和空间。

积极地寻找自我的青少年,他们的生活充实而有意义,他们对未来自信而乐观,他们在成人之后也更能从容面对各种新的挑战,他们是幸运儿。

但是也有部分青少年,他们过早地放弃了对真正自我的寻找,他们或是随波逐流,消失在茫茫人海中。还有一些问题青少年,他们并不是坏孩子,他们只是迷失了,在寻找自己的路上迷了路,但他们不想成为无名氏,于是他们把一个坏的替身当做了自己。社会和家庭应向他们伸出温暖的手,给他们的路途一些指引!

让我们也都来寻找“我”,因为在寻找“我”的路上,永远都有惊喜在等待,那是更美好、更强大的“我”!